By 初霜翼

0. 白书上的译文是我提供的,说白书抄袭就是说我抄袭了。白书是采用我的译稿,译者的名字明白标在译文和微博正文和长条里。

1. “抄袭地平线情报局歌词翻译”一说纯属无中生有,可笑之极。

2. 我翻译初稿的目的:给群里的小伙伴们分析剧情、分析歌词里的细节用。因为初衷是以“看懂”为主的,所以没有完全根据原曲的唱句进行分句,在一时调整不过来的时候就先按我觉得舒服的表达走。而且是在临近下班的时候翻的,当时稍微改改就发了,反正是个人名义权当参考。
而给白书用的就不能那么随便了。再加上配信版和剧场画面有对应,所以后来重新琢磨了很多地方。
初稿参考日推三位推主的日语和德语听记,除了“きばをかりて”这句有根据自己的考虑调整外,其余皆参考推主给的原文。中文表达凭借自己看过的那点巨人原著,加上从朋友里的巨人原作粉里得到的信息初调整。

HIA的初版晚于我的初稿。

3. 修改初稿并发布于白书的目的:提示歌词内容与原作的联系,以便大家理解体会曲中Revo所花费的心思。本土有剧场上映的条件,可以直接去影院看,并且没有语言障碍,可以直接体会歌词和画面的对应。而这里没有这样的条件。所以我打算尽我所能,尽量把这种细节、原作者创作时的用心扩散出去。
因为是给白书用的,不是个人名义翻译了,不能太随便,该校对的校对该修改的修改,该配合乐句断句的调整断句,还为了保证译文的还原度,要参考各路观影repo,确保歌词里的和原作对应的细节多少有翻译出来。
3-1. 修改初稿的准备工作① 等待剧场观影repo。
3-2. 准备工作② 根据repo,在大群里和原作粉小伙伴讨论歌词和原作剧情的对应,小伙伴给我讲了(剧透了)很多我还没看到的东西……。
3-3. 准备工作③ 根据日推repo,尝试了将TV版动画和自由代价对应,以初步确认歌词和画面、剧情的对应关系,理解歌词所指,以便更确切地翻译,tie好原作。该剪辑版本在群内共享,后来在这个剪辑版本基础上发展出了我昨天传到B站上的那个视频。从一开始我就是奔着“以原作、动画原画面和原歌词为最高指示”而去的,甚至为了弄清楚歌词内的细节对应去专门剪了这个视频。
3-4. 准备工作④ 我看到HIA发出了两版翻译,但是因为很清楚HIA内部人员在针对白书,这个问题由来已久了,为了避嫌,为了避免看过HIA译文之后对自己翻译造成影响,我点开只瞄了一眼德语部分,因为一开始就只有德语部分我不确定。只扫了一眼字母。
唯二在翻译过程中重新点开两次,进行过确认的地方:一是最后的那四句德语,二是“きばをかりて”这个地方的听记。“きばをかりて”我有根据HIA的翻译逆推HIA采用的汉字表记,而这个表记被我否决了。至于四句德语,我只关心德语,中文怎么写的完全没管。
每次点开HIA那长条都是为了确定原文。确定原文。确定原文。找到我要找的要确认原文的句子,截完图立刻就关。这两个地方和HIA的翻译完全没撞,至于其他的译文怎么写的压根没管。
HIA的译文,我在翻译的时候完全没在意过,不敢在意。就是生怕自己受影响。
3-5. 准备工作⑤ 找德语协助。就算我看到HIA的德语是怎么写的,还是不敢确信,比起相信二手资料我更相信一手的。最后找到了外援帮我听那几句德语,这才确定下来。
提出找德语协助的时间甚至早于HIA第一版发布的时间,因为意识到了没人帮忙听德语结果有句句子开天窗多么痛苦。

4. 翻译初稿至发布于白书的版本:
根据已知的剧情、根据我习惯和喜欢的中文表达、斟酌可能的汉字表记,逐·字·逐·句·修改。
并且把所有原曲内没有拆分的句子都合并了起来,一句唱句中间不含空格,尽量还原原曲的分句。最初是为了看懂所以没在意分句,但是既然要作为歌词译文发布,那么还是根据唱句调整为好。
终版是完全从初版改过去的,因为初稿发布在HIA初版发布之前,首先我的初稿就绝无参考HIA的可能。终稿从初稿一点点修改,我参考的只有我的初稿和来自日推的观影repo(以确定剧情对应)、自己拼剪的TV画面+自由代价(以确定剧情对应)、和小伙伴讨论原作剧情(以确定剧情对应)。
从头到尾没有参考过HIA的译文半个字。
也正是因为要等待剧场repo,要剪视频,要讨论剧情,要确定对应,花费了很多时间,从发布初稿到白书发布,中间的时间全在做这些事情。
下面我会完整还原我到底是怎么从初版一点点改到终版的,包括当时的各种权衡和考量。所谓参考、抄袭HIA译文,纯属无稽之谈。

5. 我在大致修改完之后,快准备发布了,等校译君帮我校对的间隙,做了一件事情:
我去大致看了一下HIA的歌词译文,以确保我的译文确确实实没有撞车,没有和HIA重复用词,没有什么可以被疑神疑鬼和别有用心的人拿来栽赃我“参考”了HIA的地方。
最后也确实有几个地方为了避嫌,想改而没有改。这几个地方我会在下面指出。
而就算这样,特地做了避嫌工作,都被说成“抄袭”。
我也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初稿的目的是“看懂”,给小伙伴分析剧情用,所以没有经过精修,而且是以我个人名义发出的,“仅供参考”。
而提供给白书的译稿是要在网页上长期留存的,不能这么随便,加上配信版有来自影片的线索补充进来,所以对于每一句的表达我都进行了推敲,并且结合了原作线索进行修整。推敲和修改过程我全部写在下面了。哪怕是HIA提出质疑的这几点,也绝无对HIA译文进行半点参考。
初稿是“个人发布”,未精修,而供稿是“提供给平台发布”,必须精修。这和HIA一开始就以平台名义发布从根本上就不同。要是直接给白书供稿,我一开始就不会拿初稿这种程度的出来。
当然我现在很庆幸我在HIA之前先发了一版初稿——不然没有最初的版本可以对照,没办法罗列修改过程,我上哪说去。

既然HIA发了自己参考的听记,我也发一个我参考的听记好了。
如我在初稿中所说的,参考听记来自三位推主:@zxnoir @yuyujiteki_ @Name_Ko3,前两位是日语后一位是德语,后来德语我自己找外援听了。配信追加歌词依然是参考@zxnoir 发布的听记。

屍飛び越えて 鳥のように空を翔ける
紅蓮の反撃 地を這うのは
奴らの方だ!

地図にない場所へ 夢を馳せて
支払うのは 《自由の代償》<Risiko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Risiko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Risiko der Freiheit

風を切り裂ける 騎馬を駆りて
はためくのは 《自由の翼》<Flügel der Freiheit>
敵と味方を別つ その理由も知らず
捧げる心臓は 《自由の代償》<Risiko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Mikasa)
Risiko der Freiheit
(Eren)
Kämpfer der Freiheit
(Reiner)
Soldat der Freiheit
(Jean)
Flügel der Freiheit
(Armin)

鳥は飛ぶ為に其の殻を破ってきた
無様に地を這う為じゃないだろう
お前の翼は そう 何の為にある
死地の只中に 活路を見出せる

Soldat der Freiheit

どんな犠牲を払っても 掴むべき《未来》<さき>がある
血塗られた冷徹は その意志の名は《自由》<Freiheit>

迫り来る巨大な影に 怯える日々は過去に葬り
暁の夢 貪るために墜ちて
理由もなく押し寄せる その波を止めるため
名も無き花のように 弓矢は放たれる

壁の中語られた 真実を戴くまで

Flügel der Freiheit
Soldat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Soldat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両手には《鋼刃》<Gloria> 唄うのは《凱歌》<Sieg> 背中には《自由の翼》<Flügel der Freiheit>
弧を描く旋風 大地を揺らして
屠り屠られる 《自由の代償》<Risiko der Freiheit>

O mein Freund!
Jetzt hier ist an Sieg.
Dies ist der erste Gloria.
O mein Freund!
Feiern wir diesen Sieg für den nächsten…

以上是参考的歌词原文。
和HIA参考的听记歌词并不完全一致。我提供给白书的版本完全是根据以上听记进行翻译的。
在官方发布正式歌词之前,听记永远只是听记。只有更“可能”,而无确信。
听记的歌词,我永远倾向以母语听众的听写为准,无他,这是他们的母语,肯定比我熟练。
但日本罗兰对包括德语在内的语种听记永远值得打个问号,初稿中的德语参考也只是参考,真到要投给白书的时候还是去求助了至少是德语专业的人。

以下是HIA的质疑和我的回应。回应的时候我会大量复制上一篇里曾阐述过的翻译过程。不为别的,但求自证。依然一步步解明我的修改过程。写详细修改步骤,就是要证明我是在没有HIA译文干扰的情况下自行精炼、一步步完善成终稿的。绝非有人无端臆测的,看过HIA的译文之后照着改。
所有的修改理由和思考过程我都写在这里。没有做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这锅我不接。

↓所有白底的繁体字的截图都出自HIA指责我的长条。
↓↓黑底的都是我自己的歌词译文,左边是初稿,右边是白书发的版本。

Image Unavailable

初稿最初翻成“都应该抓住那未来”,但怎么看怎么觉得“应该”略口语。而且原词这里直译是“有这样一个不管付出什么牺牲都应该去抓住的未来”,全句核心是“有这样的未来”,而不是“无论……都应该……”。根据这个意思判断下来,也有“未来值得抓住”的意思,所以一开始翻成了“值得”。
着手开始修改后依然是觉得这句初稿太长。先精炼。
→“无论付出多大牺牲”删除头两字,改为“付出多大牺牲”,“都值得抓住那未来”把“值得”改回为最初决定的“应”,删除“那”字,精炼为“都应抓住未来”。
前句“付出多大牺牲”→犹豫了很久,原词到底有没有强调牺牲之巨大,还是说这里保留原词“どんな”的直接意思“何种”
→最终决定贴近原词,把“多大”改为“何种”
→前句改为“付出何种牺牲”
后句“都应抓住未来”过于口语,继续修改表达。首先“抓住”就不太行,改成“攥住”。“都”改成更书面的“皆”。
→改为“皆应攥住未来”。“X住”和“皆”的书面程度还是不匹配,把“住”字改掉,改为“攥紧”。
→改为“皆应攥紧未来”。看了一眼就决定把“攥紧”改为“紧攥”,明显后者更符合习惯。
→改为“皆应紧攥未来”。原词给我的感觉始终在表达的是一种意志、意愿——有这么一个未来,是不管我们付出多大牺牲都要去抓住的,而“皆应紧攥未来”听上去更像是一种命令、教训。因而最终还是把“应”改掉了,改为表达意愿的“为”。
→后句改为“皆为紧攥未来”。

Image Unavailable

我参考的听记中此处记为“冷徹は”而非“冷徹な”,听记中将“冷徹”作为名词处理,而非形容动词。所以我从头到尾都是将“冷徹”作为名词来翻译,而不是形容词。
HIA此处听记与我参考的听记不同,却因此指责我“错译”,实属无理。
为了翻好“冷徹”这词我查了N多地方。大意是“冷静透彻”,冷静不动摇、沉着洞悉,有一点冷静得近乎残酷的意思在。
但绝对不是“冷酷”。不是冷酷无情。所以初版“洞彻”取了“透彻,洞悉”的意思。
而后来怎么想怎么觉得,应该把“冷静”这个意思翻出来,如果可能的话再加上一点“冷静到残酷”的意思就更好。
和人讨论也讨论不出来一个完全贴切的词。于是很简单,我去翻字典就是,去查“冷”字的组词。于是查到这么个结果:

Image Unavailable

冷酷严峻,沉着严肃。还有说是冷静严肃的。该要的意思差不多都有了,就是你了。

另外,虽然不知剧场版真正对应哪个画面,但在我自己剪辑的用来参考的对应TV版画面中,这里给的是调查兵团的镜头,在这句之后立刻有团长的镜头。凭借“血塗られた”,也暂时推断这里是指调查兵团。
如果是指调查兵团,那么将“血塗られた冷徹”与调查兵团联系,是那种近乎残酷的、跨过同伴尸体的那种冷静,和对周围情况的洞悉。所以我费尽了心思去想去查中文中能用两个字表达出这个意思的词。找了无数候选词,最终才暂时确定为“冷峻”。
我自认为这意志绝对不是“冷酷”的。

Image Unavailable

依然太长,先精炼
→前句“在逼近的巨大阴影下”删除“在”字,精炼为“逼近的巨大阴影下”。
之前也说了,有几个地方是我为了避嫌所以特地没改的。我曾经想过继续精炼这两句,把“巨大阴影”改成“巨影”,但是等校对的时候看到HIA的翻译里用了“巨影”之后,硬是生生打消了这个念头。为了避嫌。

后句“将怯惧埋葬于过去”→当时我初稿刚发出去,重读的时候就想应该把“怯える日々”的“日日”补进去
→当时备选是“去日怯惧”和“怯惧的往日”。前者和后面的“过去”有字重复,暂舍。
→填充进去,改为“将怯惧的往日埋葬于过去” →实在太长了,继续精炼。
→改“怯惧的往日”按照“去日怯惧”修改,改为“往日怯惧”
→整句改为“将往日怯惧埋葬于过去”→“往日”已经有“于过去”的意思了
→虽然我很舍不得原词里的“過去に”,但意思重复而且要精炼,就直接删
→改为“将往日怯惧埋葬”

P.S. 如前述,我为了避嫌所以没有把“巨大阴影”继续缩短,所以后句也就保留了这个长度没有继续调整。那么既然都变成现在这样了,我自己想做的修改也没有必要再避讳,接下来这两句会变成“逼近的巨影下 埋葬往日怯惧”。这才是我原本打算精炼的最终版本。

另外,这里根据repo,推测画面对应为巨人突然出现在莎夏眼前,确实是一个“逼近的巨大阴影”。在这阴影之下唱出了下一句,“将往日怯惧埋葬”。
恕我直言,我一开始的理解就不是“影に怯えた日々”,而是“影(の中)に 怯えた日々は過去に葬り”。初稿终稿都是这么理解并且这么译的,只是初稿没有把日々的意思放进去,终稿里补足并精炼。而就我所见,似乎HIA虽然强调我此处断句错误,但HIA的译文里似乎也没按照“将恐惧这巨大阴影的每一天埋葬”的断句来翻译,而是和我一样,采取了“在影子中 埋葬恐惧的日子”的断句方式?

Image Unavailable

这句我原本没打算改的,一开始做给白书的图里还没改动,还是初稿里这样,是校对君和我指出这句的。
直接上记录。

Image Unavailable

(记录里的日期是美国太平洋时间,对应北京时间大概6月27号晚上10点多)
这个问题是校对君帮我校对出来的。初稿接近记录里说的前者,“破晓之梦因贪恋而坠落”,校对君指出之后调整为正确语序,即“因贪恋破晓之梦而坠落”。从记录里也能看出来。
→“因贪恋破晓之梦而坠落”,先按照唱句进行分句,改为“贪恋破晓之梦 因而坠落”
→原词实际上前句短后句长,无论如何后句要再补足一下。“因而”这种转折词在歌词里也显得有些口语,最好去掉。
→改为“贪恋破晓之梦 (此处为六个字的对“坠落”一词的描写)”→最终决定把“坠落”扩充为“坠入万丈深渊”
→改为“贪恋破晓之梦 坠入万丈深渊”→“xx之x”这种表达略显初级,既然后面也改为2+2+2的双音节词连发了,前句进行相应调整
→改为“贪恋破晓美梦 坠入万丈深渊”

另外,我初稿里就是“破晓”,从头到尾都是“破晓”,从来没沾过“拂晓”这个词,更别说你们所谓的“避嫌”。说话之前请先看清楚。

Image Unavailable

原曲中并未拆为四句,而是两句→删空格,合并
→改为“是敌是友以何区分 个中缘由尚未知晓” →调整动宾顺序
→改为“以何区分是敌是友 尚未知晓个中缘由” →上一句同旋律的地方都是四字表达,这里八字太长,精炼为六字
→改为“以何区分敌友”,“不知个中缘由”
→后来看到这里搭配的画面,并和原作粉讨论过,认为这里的“区分敌友”既指莱纳的巨人身份,又指后来作战前问他们的那句话,并认为原文“其の理由”的“其の”有明确指向这几件事,因而将指向性较弱的“个中”改为指向性较强的“其中”
→改为“以何区分敌友 不知其中缘由”
这么一步步调整的初衷就是把4句合并成2句,合并之后再按照中文表达的合理性进行语序调整,再进一步精简。
我前一篇也说了,保留原曲的唱句分句是我修改译稿的宗旨之一。如果有了BK,BK上有不一样的断句,那我也会再根据BK上的断句进行调整的。调整译文的出发点始终都是以原词和原作内容为最优先,原词表达的情感、意境、tie的原作内容为最优先,优先还原内容,然后是中文表达的通顺、用词的书面程度和韵律。
而永远不会是什么我根本没在意的第三方译文。

Image Unavailable

再次重申我合并句子的出发点是,原唱句的断句。
屍飛び越えて,8拍。鳥のように空を翔ける,8拍。
这才是我调整断句的依据。这种断句不归HIA版权所有吧?
原曲为两句,先按照歌中所唱,将第二个空格删除,合并为两句。
→改为“跃过腐尸 如飞鸟般驰骋天际”
→初稿之所以译为“跃过”,是根据曲子开头的民族乐器声判断全曲开头应该是骑兵出征的场景,这里的比喻我在初听广播版时推测为“骑马跃过巨人的尸体的身姿像飞鸟一样”,既然壁外调查都是骑马行进,那么就译作“跃过”。原词为“飛び越える”,直译本就为“飞越”,这种译法也不归HIA版权所有吧?何况后句有“像鸟一样”的意象,所以我后来发出初稿没多久就打算把前句“飞”字补足,将“跃过”补足为“飞跃”。
→改为“飞跃过腐尸”→保持四字韵律,删除“过”字
→改为“飞跃腐尸”→“飞跃”与“飞鸟”有字重复。→翻字典找各种“鸟”,将“飞鸟”改为“征鸟”
→改为“飞跃腐尸 如征鸟般驰骋天际”→根据我自剪的动画判断这里不是野外巨人倒下良久的尸体,“腐”字不妥。→判断:不管搭配怎样的画面总之唱的是巨人倒下后留下的尸体对吧→残留的,残破的尸体
→改为“飞跃残尸”
后来重新去看了预告片,这里应该是掩护班用立体机动装置砍杀巨人,掩护队伍出城的镜头。没有对应巨人倒下的镜头。如前述,译作“残尸”是有原作内容的考量在里面的,但是根据画面,也许需要再斟酌。
可惜没条件看剧场版,没办法亲眼确认歌词怎么对应画面。过译不过译我自己会根据内容进行判断。再重申,我翻译的出发点始终都是“有没有还原原词意境和所tie内容”。

Image Unavailable

这段唯一的改动是“死局正中”改为“死局绝境中”。
在发初稿之前,前句我最初写的是“在绝境中”。原词这里是“死地の只中に”,后句我看到的听记有两种,一种是“血路”,一种是“活路”。我认为两种都有可能,而“死地”和“活路”的对应很像他的风格,我个人也非常喜欢这种对应,因而暂时采用“活路”的说法。最初的最初前句翻的就是“绝境”,后来无论如何都想保留“死”和“生”,和后句的“生路”有对应,因而改成“死局”。
之后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改回“绝境”,我是认为“死地”译为“绝境”更为贴切,但无论如何不想放弃死生对应。最后决定不改“死局”,而是把“绝境”另外加上。
→加上之后就成了“在死局绝境正中”。
就读起来的节奏感而言,把“正中”改为“中”听上去在韵律上更合。但原词有“只中”,我也犹豫了很久,这个“在绝境正中、中心而非边缘,难以逃脱”的意思到底要不要保留。最后认为“绝境中”已经有那种绝望感,最后还是把“正”字删去
→整句改为“在死局绝境中”。
“死地”和“绝境”,“地”对“境”,“死”对“绝”,直接对应,不是你们首创。

Image Unavailable

首先修改表达。“所说”太过口语,初稿发出没几分钟我就觉得该改了,当时笔记里写的是“言谓”。后来在地铁上想“言谓”还是不对,应该是讲述之类的。于是最后确定用“言述”。
→改为“言述的真相”。
这句的空格怎么合并我犹豫了很久。照着原词分句的话,是“得到在高墙内言述的 那个真相”。但这样的话前句就太重了。如果合并成“直至得到在高墙内 言述的真相”,前句动词+地点状语,后句一个名词……断句感觉有点奇怪,原词是断在定语和被修饰的名词之间,而且这样断句的话前句也太罗嗦。
→干脆把空格全删,合并成“直至得到在高墙内言述的真相”,重新再分为两句。
→这样读起来就很明显了,断句断在“得到”之后比较合适。
→改为“直至得到 在高墙内言述的真相”→继续精炼,“在”字先删了。
→改为“直至得到 高墙内言述的真相”→去掉所有定语看看动宾关系对不对,“得到真相”→有更准确的动词,“得知真相”
→改为“直至得知 高墙内言述的真相”

这也是我特地避讳HIA译文的地方。“直至得知”,有两个zhi的音,音律上不妥,当时研究怎么改这四个字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直到获知”。但是终稿初定之后一看HIA的译文,赶紧改回去了,避嫌要紧。

屠り屠られる。“屠杀与被屠杀”,这是我脑内第一反应。前有《侵略する者される者》这个标题,这个标题白书是翻成《侵略者被侵略者》的。侵略者与被侵略者,被害者与加害者,SH这种二元对立很多,几乎是下意识反应,根本不需要什么外部提示。
→初定“屠杀与被屠杀”
→稍微修饰一下,“屠杀”改文艺一点,改成“屠戮”。
→改成“屠戮与被屠戮”。“与被屠戮”太长了,精炼。“被屠戮”三个音节,精简一下变成“被戮”就可以了,双音节,和“屠戮”对应。
→改成“屠戮与被戮”。
另外,这句的听记我看到过另一个版本,是“歪み屠られる”。感觉不像,就没采纳。

这部分解释完毕。重要的事情讲几遍都不过分,我翻译的出发点始终是原作剧情、原词意境,根据画面(和根据Repo及自己剪辑推测的画面)调整译文,在没有BK的情况下根据唱句进行分句。等看到了剧场版真正的画面对应,等和原作粉小伙伴讨论过了歌词和剧情对应,等有了BK,如果有新信息补充进来,一切都要再调整。
在尽量保持原意的前提下,对中文进行语序和用词的调整,精炼表达,是第二步。初稿以给小伙伴看懂为主,没有为了平台发布进行进一步的表达上的调整。这样的半成品自然不能投给白书。后来为了完善成给白书用的译稿,我看了观影Repo,自己剪了视频去琢磨歌词和画面对应关系,拉原作粉讨论剧情,tie了剧情一点点修改,改完剧情要素之后改表达,把所有的过于直译的部分都调整为尽量诗化尽量书面的语言——看到原词,还只是听记,我就再次叹服了,这人简直是个诗人。我自己随手翻的给小伙伴看懂用的初稿也就算了,给平台发布的译稿必须要对得起他如此优美的原词。
诗化的语言我很习惯,4字到7字的表达我非常习惯且喜欢,太长的句子我会嫌累赘。要改得诗化一点不是难事,从初稿到供稿的中间过程很多是脑内完成的。也是有了初稿做基础,才能进一步精炼。
这就是我全部的初衷和思路。修改、调整和精炼的过程全都放在上面了,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一点点修改到终版的样子的。不存在“参考”不存在“借鉴”,“抄袭”更是可笑。


接下来摘下我白书译稿提供者的帽子,戴上我白书负责人的帽子,就HIA公开的对白书的不当指责和莫须有的罪名做出回应。

Image Unavailable

1. 白之预言书启动于2014年11月。2015年4月公开内容,面向大众试运行,但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填写了近半年的百科内容。
虽然我们一直觉得没必要把成立年份拿出来说——不过更新记录开站记录是明白写在白书的《白之编年史》里的。
白书启动于2014年,而非HIA所称2015年。在对大众公开之前,在创建之初的2014年11月,其结构、内容、宗旨就已经确定,前端的建设也基本完成。
白书改用Bootstrap、内页初步改成现在这个样式的时候,HIA还不长现在这个模样呢。

2. 最初我的设想并不叫“白之预言书”,而是“档案馆”之类。所以最初用的二级域名为horizon-archives。而“档案馆”这个名字不受教团成员欢迎,后来的定名经过了相当讨论,包括域名。此处截取一部分。
horizon-wiki的域名是考虑到“直白”且“好记”,Sound Horizon/Linked Horizon的核心概念自然是地平线,关于地平线的wiki站,是根据这一点而从候选域名中挑选确定的。
和HIA的定名无关。

Image Unavailable

3. 如我们的域名直接表达出的性质一样,如白书一直以来强调的自己的定位一样,
白之预言书是关于Sound Horizon/Linked Horizon/Revo的百科站。

百科的最大目的在于科普,普及知识。白书从启动第一天开始,宗旨和意图就从未改变过。
我们以传播SH/LH相关知识为根本,为新参古参们提供追根溯源、查找信息、搜罗知识的途径。
我们的性质和“情报站”不同,我们是一个“知识库”。这其中包括新知识(新动向新情报)和旧知识(上溯到web发布时代的旧曲旧闻)。从基本信息如CD的发布时间和录制成员,到偏门信息如早期Live上提供的饮料单,从曲目长度到包装彩蛋,从人物关系到世界观设定,皆可查找到的“书”。
SH相关的知识和信息,包罗万象,这是白书的核心,是百科站的根本。

白之预言书是这样一个知识的储备库,而白之教团的工作就是修编这个知识库,并且将这个知识库里的知识传播出去。
白书网站,是这个知识库的实体。白书的微博主页,包括后来开设的Facebook、噗浪,则是白书的修编人员用来传播知识的途径。
这是我们的定位,创建之初是这样,以后依然会是这样。

新闻、新动向,这只是白书的一部分,很小一块,有了新动向,意味着知识库需要更新,同时也意味着有新知识值得推广。白书的核心是超出这覆盖面有限的一小个板块的,除了这一点慢慢积累慢慢更新的新知识外,我们还应该有非~常多的旧知识储备,这才是白之教团正在攻坚的主要任务。
“官方新闻”这一板块的存在,在白书里是被弱化的——并没有出现在主索引中,副索引中也只是一个图标而已。而这个版块里白书所做的只是完整搬运新闻内容并翻译,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存档:在条目页面内是经过精简、修编的内容,但作为文献来说,最有价值的始终是一次文献。所以我们在修编条目的同时,也需要保留一次文献的记录,以便日后查找。这里的一次文献,就是所有官方新闻的原文。搬运过程中我们进行了翻译,但是都保留了原文链接,以供日后参照。
从根本上来说,我们就不是一个“新闻站”“动向播报站”,而是一个“知识储备站”,一个档案站,一个百科站。

第一时间发布新动向是“情报站”的功能,我们从不打算抢占。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滞于人后——每次有新信息新知识出现,我们就会对百科进行相应的更新,并通过主页进行推送。白书是一个活着的、正在活动的、及时更新的百科站。推广知识是白书的微博主页的一个功能,新旧知识我们是一视同仁的。新动向如果发生,我们会进行推送知识更新,没有新动向的时候,我们会推送一些旧知识,比如生日、发售纪念日,和相应人物、作品的一些轶事趣闻。
“知识的储存和推广”——白书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脱离这个定位。

发布新闻发布翻译——这绝不是我们的主营业务,更不是白书的“形式”。白书的活动形式是记录和推广知识点,新旧知识一视同仁。新闻动态包括在需要储存的知识之中,我们所做的只是记录并推送。而各种翻译——歌词,访谈,官方剧场,这也是相关知识,既然白书是中文百科,同时原文录入有版权问题,那么在记录的时候自然需要翻译成中文,记录后也自然会推送。
而发布翻译,这也并非白之教团当下的首要任务。白书还有非常多的内容需要补完。过去种种才是我们目前的着眼点。比如“官方剧场”这一块,比如当年的冬陛通信、后来的似非地平LINE,比如计划中的MomodaLow系列,等等,这些地平线物语的延伸,这些地平线发展的历程,是我们眼下更为关注的地方。
【西洋古董阁楼堂】News Letter,会是个SH历史构成中非常重要的元素,我们需要留下记录,就追踪并且翻译一下。《自由之代价》的歌词,我们发现与所tie原作有对应,需要注解说明,这是一个知识点,要理解这个知识点需要有歌词译文的辅助,就翻译一下歌词并且进行注解。仅此而已。我们的活动从来都是围绕“知识”展开的,而我们所记录的“知识”,也是Sound Horizon/Linked Horizond走过的“历史”“历程”,是可以供今人了解供后人追踪的信息。

而如此搜集陈列新旧知识、官方信息,不为其他,就是为了给广大罗兰们提供一点线索支持,方便大家去理解、体验SH的物语和音乐。白书推广的始终都会是来自Sound Horizon和它的缔造者Revo所创造的内容,是SH和LH的世界的一点一滴,以及从这个世界衍生出去的合作事宜。我们希望白书所提供的这点滴线索能够为罗兰们理解体验这个物语音乐幻想世界提供帮助,能体会到我们的国王、团长在这个世界中所投入的用心。

这是白之预言书作为一个百科站、为科普而存在的百科站所坚持的根本。

白之预言书和HIA的性质从根本上就不同,HIA为“发布情报”的情报站,而白书为“记录并推广知识”的百科站,行动方针也各自相异。白书记录和推送的内容远不止“当下”发生的动态,我们的主营业务是旧知识的库存和新知识的输入以及科普。
重申,发布新闻发布翻译可不是我们的主业。
但我们也不会因为HIA发布情报而闭口不言。百科业务范围内的更新,新鲜的和不那么新鲜的知识以及趣闻轶事,我们自然都会推广。

4. 白之预言书与HIA完全无关,无任何合作和参考关系。
至于HIA所要求“禁止白书使用HIA所提供资料”,那么也容我在这里直说,白书从开始到现在,根本就没有使用过任何HIA所提供的资料。过去没有,今后也不会,这句声明纯属多余。
原因也很简单,HIA上的资料根本不被我们纳入考虑,不在我们的参考文献范围内。
不才在下多少也学过些人文科学的研究方法,白书说到底就是个文献综述,而综述的文献自然是以一次文献为好——也就是所有官方信息的原文。这是我们重点收录和参考的内容。对官方信息的转载,全文、原文转载,能够考证来源的,是第二重点信息,也是在原文丢失的情况下参考的资料。对于本就无记录的官方信息比如演出,那么采用亲历者陈述,属退而求其次。
而以上所有内容均只参考原文——即日文资料。
HIA上的资料经过重新整理编写,并经过中文翻译,二次加工之后已经失去参考价值,且13年之后原文资料丰富,也没有参考的必要。

我们唯一纳入考虑范围,或者应该说认为值得考虑的——是HIA的译文所带来的,用户对特定名词中译的使用习惯。这一点来自HIA的译文对中文圈罗兰的影响。
我们在以中译提到特定名词时,有平衡过原文、全站统一格式及中文圈使用习惯,而中文圈使用习惯来自于这十几年来SH的入门和传播途径所采用的译法。译法的提供者、传播者在这十几年中发生了相当大的改变,早年有中文杂志和其他译者,近年则受HIA译法影响居多,我在讨论群和个人微博上也几次发出小规模的调查,发现近年来新诞生的名词的使用习惯确实与若干年前的习惯不同,这一点有非常明显的HIA的影响。前后使用习惯的差异、译法差异我们慎重平衡过,最终还是以全站统一形式为准。HIA对使用习惯带来的影响,充其量只是一个在用户体验上需要考虑的因素而已。我们在这里平衡的是用户的使用习惯和全站的格式,我们不会刻意考虑这习惯是受谁影响的,受HIA影响而固定下来的习惯,我们也不会为了避嫌而拒绝考虑。

白书没有参考过HIA资料的分毫。HIA上的中文资料根本不在白书的参考文献书目内。过去不会,以后也不会。
放在“外部链接”里的链接是给其他人参考用的,这个下拉菜单的意思是“对罗兰们查资料可能有用的外部网站”,不是给编写者用的。

更何况,我们编写的大部分内容,HIA上一个字都没有。白书现有内容已经涵盖了SH从2000年左右到现在2015年的Revo/SH/LH的主要历史,大部分现有内容都是13年HIA成立之前的资料,HIA上全无痕迹。13年之后的内容,因为时间近,官方记录留存得多,他站保存的原文的量也多,我们基本都是直接参考残留的官方资料的。14年之后的事件我们更是直接亲历者。14年11月之后的事件的相关条目开始做到实时更新。更新信息的来源始终是各种官方来源。
无论从哪一点来说,都没必要也不会参考HIA上的二手信息。

5. 白书是将歌词、访谈纳入知识库的,这些内容需要译文。HIA在这一点上已经有相当储备,且有一定威望,白书一开始的计划中也考虑过和HIA谈合作,一方面补足白书的知识库存,一方面也可将源于HIA的译文进一步巩固为中文圈的绝对权威。两个网站职能并不冲突,如果合作的话是可以互相撑起内容,可以分工的。
然而这在与HIA的沟通过程中一开始就碰了壁,虽然一些步骤上顺利沟通下来了,但在另一些步骤上得到了完全的放置,无法进行下去。最终计划搁浅,不了了之。
而白书的知识库所需要的储备不因这一点碰壁而改变,既然无法合作,那么我们就自力更生。不为别的,作为一个百科站,它需要这些信息。
但是歌词翻译、访谈翻译,优先级是排在其他条目的基本信息之后的,还没提上日程,所以我们也只是在有新动向、新知识,又恰好在教团成员或合作者中有人有翻译稿件的时候,才会考虑进行发布。在发布过程中会和译者沟通,对译文进行完善,校对并排除所有个人稿件内不到位、有偏差的地方,并补充各种知识点的注解。
《Nein》的访谈翻译如此,Revo x Noël对谈如此,这次《自由之代价》的歌词也是如此。

白书有自己的计划、结构和工作进度安排,有自己的行动方针和宗旨,从不因HIA的行动和架构而改变,也不会在这方面受影响。HIA发什么、不发什么,做什么、不做什么,与我们并无关系。我们该推广的知识,该做的科普,该编写的内容,也和HIA无关。


翻译也有文风,没错
而终稿就是我的风格
我精炼出来就是这个风格
“地图未描之地”、“求索一条生路”、“鸟儿破壳而出”,我初稿里本来也都是这么精简长句的
修改的时候我基本上就是为了贴合唱句所以合并句子调整语序,然后精简再精简
原词原句就有这么些个信息,贴切的候选词就这么些个,中文就这么个语序
一个“暁”,破晓和拂晓你说谁抄谁?一个“語られる”,讲述和言述你说谁抄谁?一个“迫り来る”,逼近和迫近你说谁抄谁?
更不用说很多表达我一直从初稿沿用到终稿
这其中包括我初稿里就有的,然后也在你们的译稿里出现了的,“以何区分”vs“因何区分”,“为此付出”vs“为此付出”,“破壳而出”vs“破壳而出”,“究竟为何而生”vs“究竟因何而存在”
这叫不叫异样雷同?
还有这两句,我初稿:“为遏止无故涌起 那份波动”,你们译稿:“为平息无端而生的 汹涌巨浪”;我初稿:“如无名之花一般 放出弓箭”,你们译稿:“如无名花一般 弓箭射出”
这叫不叫句式风格异样雷同?

我到现在花了那么多篇幅都在证明这个修改过程修改思路是我的东西
甚至用了另外一篇译文里的一段来佐证最后修出来的这个结果就是我的风格
我的文风是我自己的东西
完全属于我自己
谁也抢不走
你们说润色过程属于自己
这我简直超同意
我的润色过程就像我列举的那样完全来自我的脑内,完全来自我自己的想法思路,完全属于我自己
我终稿的文风就是我的风格,这风格这思路归我所有

这就是我的风格,
你们究竟凭什么依据否定,凭什么依据邀功,凭什么依据说我的文风是你们的?我的修改过程我的终稿风格就是我的原创性,我倒还想请你们举证证明【我阐述的修缮过程没发生过】【我解释的修改思路不存在不成立】【一个字一个字列举的修改过程不是我自己在修改时自己所想】【修改稿风格不是我自己的风格】呢。
我已经解释多遍的修改思路修改过程完全是我自己所想,是我原创。最终形成的表达风格完全属于我自己。你们想反对,请拿出证据来。

没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无中生有的锅我绝对不接。圈子本就小,谁不想和平点,弄得乌烟瘴气的也不知道对谁有好处。在HIA停止损害我个人和白书的名誉之前我也不会再做多余的回应。公道自在人心。

最后上一个对比调色盘。请点击查看大图。

Image Unavailable

如我所举证据,我本人在歌词译文上绝无参考HIA译文更遑论抄袭。译文前后两版是我一点点改出来的,过程中对所tie剧情进行了大量考证和研究,也对表达进行了推敲琢磨,是我个人的心血。

而白之预言书是教团同僚们辛苦搜寻汇总官方信息(和官方信息的残留痕迹)、整合编写条目的百科网站,以科普为宗旨,以记录和推广SH相关知识为首要活动。如我上述截图证明和对白书宗旨的阐述,HIA以所谓“惊人相似”所影射的指控纯属子虚乌有。

HIA此举严重伤害了白之预言书和我个人的名誉。现就HIA提出的不实指控,我提出如下要求:

1. 删除所有发布的不实文章
2. 在发布该文章的平台上以发布文章的身份向我和白之预言书道歉
3. 希望HIA作为一个情报站,能更加专注于SH/LH/Revo情报的扩散和推广,少一些无中生有的揣测。白书相对成立时间较短,人微言轻。而作为一个已经在SH中文圈有些影响力的FAN site,希望HIA的各位能用这种影响力给诸位罗兰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让罗兰们更多感受到Sound Horizon的魅力。

虽然白之预言书启动时间不长,但也已经汇总了大量信息,自上线以来我和白之教团全体同僚也一直为推广SH相关知识做着努力,并且加紧扩充百科内容。我们关心的重点始终是SH相关内容,无心争斗,更衷心希望同好之间和平共处。

但是,这绝不意味着我们不会捍卫我们的名誉和应有的权益。